安元翼

腦洞載放區www
歡迎勾撘www
手機打文格式苦手QAQ
感謝體諒!
港區繁體字提醒***

[因為這張圖和昨天的雷雨引發的腦洞]








***Lo主有病***


轟啊。

響亮的雷聲和刺眼的閃電一直圍繞着復仇者大廈久久不散,明顯就是那位雷神的杰作。

難得離開工作室上來公共休息室和Steve禍害一下大家眼睛的Tony,被一直不斷的滂沱大雨和雷聲煩得連閃光彈都發不了,隨手拿起了一個冬甩*[1]就扔向正在角落種蘑菇的Thor。

(扔完才後知後覺心痛,叫Jarvis訂多一打結果被Steve制止了 Cap:不要玩食物!)

“Fuck you,你到底在幹什麼?”

Thor好像被這句話點燃了一樣,彈起來就向着Tony喊道。

“吾友鋼鐵之子!今天我,電神、奧丁之子就要正式的向你提出挑戰!”

像是要回應Thor這句話一樣,一道閃電和雷聲劃過長空。

Steve馬上嚴肅的轉頭質問Tony,“你又幹了些甚麼?”

“What?又是我?不關我事啊!我甚麼都沒有做過!”Tony·難得一次講真話·Stark這樣叫着。

“不關你事!?”

Thor聽完Tony的話氣得像比卡超*[2]一樣身邊都閃出一些閃電,只要Tony再說錯一句話,就會在下一秒攻擊他。

“Tony!!!?”

“這次真的!真的不是我啦!”

意識到大事不妙的Steve再次向Tony喊到,但是嚇得臉色發白的Tony也只回覆了同樣的答案。

“你竟敢!你竟敢! ! !”

Thor怒得全身發抖已經說不出話來,Steve正在思考振金盾能不能防雷電還是會觸電的問題,Tony則在想如何在不讓Thor察覺下召喚mark46。

英雄內戰2.0一觸即發⋯⋯

Just kidding

幸好這個世界還有全能的Black Widow,三兩下手勢*[3](暴力震壓)就讓兩個金髮大胸和屁孩安靜下來了。

“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?發生甚麼事了?”

原本乖乖坐在沙發上的Thor馬上轉成淚眼模式(知道生氣的話會被震壓),掏出不知從那裏變出來的電話向Natasha哭訴。

“你看看這張照片!我的弟弟、我的弟弟Loki穿着I❤️T.S的衣服!T.S不就是鋼鐵之子的名字Tony Stark的縮寫嗎!?我弟弟從來不穿這樣沒格調的衣服的!肯定是Tony Stark誘惑他!有圖有真相!證據確鑿Tony Stark在玩弄我弟弟Loki的感情!!!”

剛好站在門口帶着女友回來見家長(哥哥)的Loki把一個布丁糊在Thor臉上拖着女友Taylor Swift轉身就走。

“媽的智障。”

“弟弟回來(๑ १д१)!!!!”

-END-

彩蛋:
Tony因為Steve不信任自己而罰他三日不得上床,順便教育了Steve振金當然導電的這個智障問題。

*注
1: doughnut香港翻譯冬甩
2: Pokemon pikachu香港翻譯比卡超
3: 三兩下手勢,廣東話常用語句,意指輕鬆
















圖源來自facebook

[Jaspar] 分居真相

-這是我的妄想,和他們本人無關-
-被Caspar要搬出來虐到我了,自行發糖-



Ok?






一回到家就看到穿得色彩繽紛的Joe,躺在他的床玩着手機等着自己,Caspar不禁失笑。

“What are you doing?Joe.”

Caspar脫掉鞋子就撲上床抱着Joe,早已習慣了Caspar喜歡冷不防就抱着人的Joe,就連抵抗的念頭都沒有就由着他抱下去了。

“在看Twitter啦,你都不知道那些女孩們對你要搬出去住的事情有多大反應。”

Joe將手機屏幕推到Caspar的面前,上面是Joe Twitter的主頁,還有一大堆不停彈出來的通知。

“那是證明我們被愛着啊。”

Caspar把臉埋着Joe的頸項裡含糊的說着,Joe紅着臉的推開他,坐起身來用兩隻手指比着引號的說道。

“對啊,還喜歡我們之間的『愛』呢。”

“那他們也沒說錯嘛⋯⋯”

被推開的Caspar噘着嘴的少聲反駁,失落的樣子讓Joe明知道這是裝的也有些不忍。

“他們知道的話一定會瘋的。”

Joe嘆着氣的拍着Caspar的肩膀,按了兩下手機遞給Caspar看。

“他們還弄了個#wesupportjaspar,就怕我們會擔心啦。”

Caspar接過手機看着一個個窩心tweets,露出了傻傻的笑容。

“那還真的不好告訴他們這是暫時性的呢( ̄▽ ̄)”

Joe用力的拍了Caspar的頭一下,把手機搶了回去。

“還笑!都是你一早說出來,我明天就要在YouTube upload新的影片啦,so embarrassing!!!”

Caspar再次抱着Joe把他拉下躺在床上,然後用下巴蹭着Joe的頭髮。

“我也沒辦法啊,我想在我倆結婚前一年再去不同地方旅遊嘛,可你一個又付不起房租。”

“Damn,他們都哭天搶地了說着要接受現實,結果我們才說你只搬走一年,到底是想多尷尬啊?”

Joe無奈的雙手掩面大聲的慨嘆,他真的想像不了明天的影片出來之後,Twitter又會在怎樣的混亂。

“沒關係啦,他們會祝福我們的。一定。”

Joe有點感動的看着Caspar,還想說點甚麼就被Caspar打斷了。

“And the haters gonna hate hate hate hate hate, baby I'm just gonna shake shake shake shake shake  shakeΨ(`▽´)Ψ”

“Oh gosh,Caspar shut up!”

被Caspar的魔音穿腦,看着難得的好氣氛被破壞掉的Joe放聲大笑,和Caspar抱成一團。

“就像我們能對抗全世界。”
Joe小聲的盯着Caspar說,露出了最幸福的笑容。

Caspar疑惑的看向Joe,
“你說在甚麼?”

“不,沒甚麼。”



算了,不論明天如何,反正你還在我身邊。

-END-

[DM/HP] 回憶

-小段子-
-虐-
-Drarry-
-Draco Side-

過去一幕幕的場景如走馬燈般在眼前閃過。

他看到他在當年的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裡與Potter談天說地,就連那獵場看守的到來也無法阻止他們無盡的話題。

他看到他和Potter在火車中交換着新奇的零食,然後調笑着Crabbe和Goyle粗魯的吃相。

他看到在等待分院之前,Potter仍然緊張兮兮的抓住他的手不放。

他看到Potter不出所料的去了Gryffindor,他在一片歡呼聲奔向屬於Gryffindor的長桌,卻不忘回頭望向坐在Slytherin的他微笑,安撫了他那莫名煩躁的心情。

他看到魔藥課Potter被Professor Snape訓得狗血淋頭後,他小心的哄着他,然後為他進行了一次徹底的魔藥補課。

他看到Potter在飛行課中為維護那個Longbottom站在了他的對立面,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爭吵。

他看到Potter進入了Quidditch學院隊,他歡喜的和Weasel分享收到Nimbus2000,卻沒有再看過他一眼。

他看到Potter在巨怪出現後與Weasel和Mudblood突飛猛進的友誼,但他就只能在一邊默默的看着。

他看到他在Qudditch比賽完結後向Potter道歉,看到他那燦爛得連太陽都失色的笑容,這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無法不對Potter心軟。

他看到Potter在聖誕節收到Invisibility Cloak後每天都去到Mirror of Erised看自己的父母,終於他忍無可忍,把Potter訓了一頓,然後在心中決定永不再讓Potter再獨自一人。

他看到Potter逼着他接受Granger和Weasley,他無法違抗。

他看到Gryffindor三人組和他一起看着龍的誕生,他簡直痴迷得無法自拔。

他還看到了很多很多⋯⋯

在一年級的期末他和Potter進入了保護Philosophor’s stone的關卡,然後整整幾天都在hospital wing擔心的照顧着Potter;

在二年級他和Potter在Quidditch比賽中互相追逐,Seeker的任務是尋找Golden Snitch,他卻無法讓自己的視線離開Potter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翠綠色眼眸;

在三年級他用紙鶴和Potter不同的課上進行悄悄話,爛透了的畫功在每天繪畫Potter畫像之中進步神速;

在四年級Triwizard Tournament第二場比賽裡,Potter拉着他和Delacour的妹妹游出黑湖,然後在一片口哨和調笑聲中紅透了耳尖;

還有他在Astronomy tower的星空下對Potter表白;

在Room of Requirement和Potter的第一次親吻;

還有⋯⋯⋯⋯⋯

在Hogwarts大戰,他替Potter擋住了那道Avada Kedavra。

然後他睜開雙眼,對着那個空無一人的畫像泣不成聲。

他猛然想起;

他從沒被Potter接受過他的邀請;

他從沒和黃金三角握手言和;

他從沒參與救世主的冒險;

他從沒吻過男孩看起來柔軟的唇瓣;

也從沒能替the boy who lived擋住那奪命的咒語。


卻就只有Draco Malfoy愛上了Harry Potter這一點,

從沒改變。



-END-

-無題-

他看着那翠綠的眼眸閉上了眼,終於在那窮盡一生的悔疚和贖罪中解脫。

他感覺自己飄浮在黑暗之間,靈魂離開了身體,卻無法動彈。

突然有人呼喚他的名字,還有劃破黑暗的一絲光芒。

“Sev⋯”

是的,對這個聲音,他無比熟悉。

即使久違多年,可是那個聲音,還有它屬於的主人的樣貌,在他的記憶之中永遠也不曾褪色。

他可以活動了,即使全身依然僵硬的,卻無法控制地往聲音的地方走去。

聲音和光芒愈來愈強烈,覆蓋他全身。

然後,他睜開了眼睛,看進那一樣翠綠無比的雙眸,默默的流下了眼淚。

17年了,我終於能見到妳了。

還欠妳的無數句道歉,還有收藏在心底裡無盡的愛意,終於能親口向妳訴說。

“Always,Lily”

I love you.









---那裡是有Lily的天堂,也是屬於Severus Snape的天堂。














------








哭了一陣子,還是平復不了心情








5天前才是snape的生日⋯生賀還沒寫好⋯結果⋯








Alan演活了snape這個角色,謝謝你,希望你一路好走。










真的接受不了
希望Alan在天國安好

-Snarry-
-小段子-

Christmas給了drarry,所以除夕就給snarry吧www

也希望各位Happy New Year!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看着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,Harry悄悄的走往那人在除夕夜亦依然不願離開的魔藥房門前。

在打開門的一刻,猛然被拉到一個熟悉的,帶着淡淡草藥味的懷抱裡。

聽着代表踏入2016的鐘聲,Harry抬頭看向那可以令人沉醉的黑色雙眸,然後掂起腳尖往那薄薄的唇上印下一吻。

“Happy New Year!你這油膩膩的老蝙蝠!”

Harry瞪着Snape身後的依然沸騰着的白蠟大釜狠狠地說。

“彼此彼此,我的小巨怪。”

當Snape再次吻上他的唇時,他沒有錯過那人低沉的喃喃嗓音。

“Happy New Year , Harry.”

Harry輕輕一笑,以吻回應。


謝謝你,一直都在。

19年來,一切安好。

Happy New Year , My Love.

-HP-
-Drarry-
-小段子-



Hogwarts本年度最受人注目新聞一定是這宗了,如果這沒發生的話,Luna Lovegood和Neville Longbottom的戀情曝光還是榜首。

『Hogwarts特報:

---救世主Harry Potter與Slytherin王子Draco Malfoy於聖誕夜在天文塔幽會被抓---

讓Hogwarts八卦兼惡作劇之王Weasley兄弟帶你深入探討吧!

根據Gryffindor的Colin Creevey的口供,Harry Potter於臨近宵禁時間走出了交誼廳,小粉絲Colin跟蹤到魔藥學職員室附近就被老⋯⋯Professor Snape給抓住了。Oh⋯可憐的Colin被罰了一個星期的勞動服務。

而Slytherin不願具名的P.P小姐,同樣她亦透露了Draco Malfoy在同樣時份離開了Slytherin的地窖。

以上證供都顯示出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在天文塔的相遇並非巧合。

在此感謝皮皮鬼,他無私的為我們提供了非常重要,亦是關鍵的證供。

基於他敏銳的直覺,由Harry Potter與Draco Malfoy碰面後就跟蹤着他們到天文塔,親眼目擊到兩人在脫下隱形斗蓬的瞬間就開始忘情熱吻,甚至激烈得察覺不到Professor Mcgonagall的到來。

“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Mcgonagall的表情hhhhh”
皮皮鬼說道。

雖然Professor Mcgonagall不願意透露一點內情,可這不阻礙我們繼續追訪調查。

我們詢問了稱為Gryffindor鐵三角之一的Hermione Granger對於事情的看法。

“Seriously,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有隱形斗蓬也可以被抓到⋯⋯oh no!我是說,夜遊是不對的!”

以Hermione Granger的態度來看,不難發現她對好友與死對頭Draco Malfoy幽會一事沒有一絲驚訝。

到底是Harry Potter早就告訴了好友他與Draco Malfoy的奸情,還是那聰明的女巫自己察覺到了事情的真相,我們還不得而知。

至於另一位救世主的好友,Ron Weasley,在得知事件後受驚過大昏倒。

“⋯⋯我好像看到了Merlin了⋯⋯”Ron Weasley說完後兩眼反白向後倒去。

他至今仍躺在Hospital Wing接受治療,讓我們為他送以親切的慰問(真是個渣渣)。

外界對於這禁忌的戀情的看法我們仍不得而知,Gryffindor與Slytherin,黃金男孩與純血貴族,救世主與前食死人,只能肯定這些對立的關係肯定會為他們樹立重重阻礙。

但不論如何,我們Weasley兄弟對這段戀情表達最深最深的祝福,並希望他們永遠幸福快樂。

26/12/19XX

(以上新聞由Gryffindor:Fred&George Weasley提供)』

==================

在昨晚和Draco Malfoy約會時被抓,看到皮皮鬼尖叫着從他們身邊飛了出去的那一剎,Harry Potter就知道事情大條了。

可他還是沒想到Weasley兄弟的收集情報的速度竟然這麼快。

面對着異常沉默的Professor Mcgonagall所派發整夜的勞動服務,他們只能默默的接受,直到接近早餐時間才被恩准離開。

在兩人走向餐廳的路途上,幾乎每人手上都拿着張寫得滿滿的牛皮紙,還有那些詭異的眼神,不禁讓Harry感嘆Hogwarts是沒有祕密的。

在走近餐廳大門時,Harry用力吸了口氣,準備好面對緊接而來的追問和視線。

但手心突然傳來的一陣温暖打斷了他。

Draco Malfoy在握住了他的手的同時,他聽到周圍一大陣倒抽氣的聲音。

他感覺到自己手心的汗水黏到Draco手上,熾熱的温度讓他也感受到Draco的緊張。

Harry看進那藍灰色的眼瞳,知道那雙漂亮的眼睛只映着他的身影,也知道Draco已經沉醉於自己翠綠的雙眼。

他們得到了力量,從緊握的雙手,映着對方身影的眼瞳,還有兩顆貼近的心。

“Scared?Potter.”

“You wish.”

他們相視而笑,然後拖着手一同邁進餐廳。

---END---


後話:

數學題:

Weasley兄弟的Hogwarts特報一份賣3銀西可,而Gryffindor則可便宜1銀西可,Slytherin需比Gryffindor多買3銀西可,其餘兩個學院,教授,還有校友則可用原價買入。
全校學生共有504人,每級和每學院人數都是一樣,全校只有2名Gryffindor,32名Ravenclaw及1名Slytherin學生沒有購買。
而教授和校友總共58人購買。
請問Weasley賺了多少金加隆?(有餘數可用銀西可表示)
(tips: 1個金加隆等於17銀西可)

突然的CDHP(塞哈)腦洞大綱

希望能補完啦_(:3333

-Cedric & Harry year4交往設定

在Triwizard Tournament痛失戀人的Harry

在Hogwarts大戰後利用死神聖物與死神訂立契約

為了救回Cedric而不斷輪迴返回剛進行Triwizard Tournament的那段時光

每一次的輪迴,Harry只能在死亡的一刻記起每一次輪迴的記憶,從而再與死神選擇放棄還是繼續輪迴

而跟Cedric相逢的喜悅以及再次失去戀人之間巨大的落差所造成的絕望和痛苦,將會作為饋禮,成為死神的食糧

一次又一次的失敗都是對Harry的折磨,無數次的輪迴令Harry產生即視感以及噩夢,但都依然無補於事

但對有可以救回Cedric的機會亦令Harry無法自拔,能與活着的戀人進行親密接觸更成為了引誘

直到接近千萬次的輪迴,心灰意冷的Harry終於選擇了放棄,卻發現Cedric早已在前往死亡的道路上等待,才知道一切的輪迴只是狡猾的死神在Harry身上對其祖先的報復

其實死亡才是能跟Cedric相逢的唯一真正方法

-K同人-
-尊多-
-小段子-
-虐?-

從第一次見面起,你就傻傻的稱我為王。

眾人說你是駕馭赤王的鎖鏈,但真正被鎖住的人其實是你。

吠舞羅的印記是把你永遠束縛在我身邊的鎖鏈,是永遠無法分開的繫絆。

對力量的渴求,就在夢到破壞一切的那刻變成恐懼。

這麼弱小的你,大概連反抗都做不到就死去吧。

沒有骨,沒有血,就連灰燼都不剩。

可你告訴了我,力量是為了保護而存在。

我想你從來都不知道,你所說的每句話,都是我的救贖。

但面對你的死亡,如何強大的力量都無能為力。

沒有了要守護的人,也再沒有了需要自制的理由。

那就破壞吧,為了最後一次,屬於我對你的任性。

就是有點對不起那無依無靠的小女孩,再也無法讓她看到美麗的赤色了。

為你手刃仇人,一切都在所不惜。

來吧,時間到了,就如它所願的讓它掉下來吧。

終於可以見到你了。

希望這一次,能聽到你呼喚我名。

-END-



挑戰寫一下K不同CP的段子!

-金銀-

不去聽那一聲聲的挽留,不去看那眼神中的眷戀,毫不猶豫的逃到天上去。

就這樣渡過百年,記憶中的他也逃不過歲月的催殘慢慢老去。

就這樣一生都不見面就好,忘了年少輕狂的希望,忘掉已逝之人留下的痛苦。

可到了真的重逢時,口裡的呼喊與卻與記憶中的挽留重疊。

啊⋯原來這就是逼不得已要和所愛之人離別的痛苦嗎?

可惜一切已經太遲。

重要的人在經歷中慢慢增加,已經無法再逃離。

避無可避。

那就只能如你所走過一樣,我也要往前前進。

Auf wiedersehen, meine Liebe
(Goodbye,My Lov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