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元翼

產糧無能

※渣渣文筆※


※日野聰x立花慎之介※


※短篇※
※尾戒梗※
※戒指視覺※
※強行HE※

《名為尾戒的故事》

我是一枚戒指,正確的來說,我是一枚尾戒。

戒指是被決定戴上哪一個位置的時候,才決定要成為甚麼戒指。

作為一枚尺寸小,樸實無華的戒指,我的夢想是可以讓一對甜蜜的情侶買下來,在可愛的女孩子的食指或無名指上見證着他們的愛情。

可惜在那個男人買下我的時候,我就知道這個願望無法實現。

那個男人,名為立花慎之介。

有段很久的時間,我躺在一間頗為名貴的首飾店裡的陳列架上。

立花慎之介對我來說對不陌生,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,是這間店的常客。

雖然是純銀戒指,可是像我這樣樸素的款式也難以引起人的興趣,當中也包括立花慎之介。

立花慎之介是個容貌清秀的男人,微微吊起的眼角就如貓一樣,慵懶又帶點魅惑,勾人心魄。

以前在店裡看到他的時候,同行的男人的一直把他逗得笑嘻嘻的,和立花慎之介那副冷清的容貌的差天共地。

嘴角一直帶着的那抹笑容,充滿的是幸福,讓未曾接觸過太陽的我,感受到如同陽光的温暖。

他買下了我的那天,卻和平常的樣子一反常態。

不見了那微笑,也不見另一個男人,周身充滿的就只有抑壓的氣埸。

店主看着這個帶着陌生氣氛的熟客,也呆滯了好一會兒,直到立花慎之介向他撘話了才回過神來。

說了想要的款式,讓人感到驚訝的竟然挑選了不起眼的我,付款後就匆匆離開了。

我對這個成為了我的主人的男人產生了興趣,那變化的原因,以及屬於他的故事。

立花慎之介買下我之後沒有立即戴上,一直就把我沒有包裝的放在外套的口袋裡。

直到現在,我還不知道當時他的用意。

他一直帶着我錄音,拍攝,去見面會,沒有一次將我遺下。

因此,我知道了故事的另一個男人的名字,那個名為日野聰的男人。

同時也知道了,日野聰的婚期將至。

當每次立花慎之介遇見日野聰時,就會把手伸進口袋裡,用力的把我捏得生痛,沾上他手心一直冒出來的汗水。

像是想要去握着甚麼,又竭力的阻止着。

看着他努力掛着笑容的樣子,比他哭出來更加難看。

那熾熱得像煉獄的汗水,如同立花慎之介的處境。

對着日野聰,總是裝出一副“我很好不用擔心”的樣子,逞強得讓人心痛。

我想,這就是立花慎之介所剩無幾,卻仍然需要堅持下去的尊嚴。

直到日野聰婚禮當日,身為新郎好友的立花慎之介理所當然的坐在前席,對這對新人送的話語,沒有人知道那些祝福和稱羡的話語,正一刀刀的割破立花的心臟。

可是我知道,他用力的捏着我,連指骨都發白,指甲刺破了手心,卻依然無法放開的那份痛苦。

婚禮順利的進行,沒有電視劇搶新娘的狗血劇情,也沒有莎士比亞筆下的浪漫誓言,只有新郎新娘的一句我願意。

在白色教堂下,當日野聰為新娘的無名指戴上戒指時,立花慎之介也慢慢的把我戴在尾指上。

在一片掌聲和呼聲,日野聰揭起了新娘的頭紗,在羞澀的新娘唇下印下一吻。

立花慎之介在同一刻把我移到唇邊,虔誠的烙下一吻。

埋沒在那喜慶聲中的,是一句淡淡的祝你幸福。

在那之後,我對人類的時間觀念不太認識,我看着日曆換到去2024年,大概是經過了十年。

在時間的洪流裡已經出現過無數次的男人,來到了立花慎之介的面前,托起了他的手,脫下了位於尾指的我。

從戴上我開始,就如立下誓言一樣,立花慎之介沒有脫下過我一次。

這次是第一次,我想,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。

日野聰輕輕的把我放在桌子上,然後從掏一個酒紅色天鵝絨盒子。

在我心目中,立花慎之介一直堅強不屈的,亦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滴過一滴眼淚,即使在婚禮當日也好,之後的日子也好,他也沒有抱怨過沒有哭過。

可他現在卻泣不成聲。

我看着日野聰將一枚漂亮的男款鑽戒戴在立花慎之介的無名指上,然後緊緊的抱住了他。

事隔十年,我終於再見到立花慎之介那太陽般的温暖笑容。

靜靜的看看的我,亦深知自己已經沒有意義,好運的,就被遺忘在灰暗的角落,不幸,就被丟棄在垃圾堆裡,在垃圾場等待分解。

意外的,冷靜下來後,立花慎之介進了房間拿了一條銀鏈,把我穿上銀鏈後掛在頸項上。

受寵若驚的我,滿腦子都是為何留下我的疑問。

“為甚麼慎ちゃん還要戴着這戒指,還有用嗎?”

日野聰不明白他的用意,疑惑的問着。

“這十年間,是它陪伴着我,在之後的時光,我都想它都能繼續見證。”

“慎ちゃん意外的浪漫呢。”

“囉嗦。”

好了,作為尾戒的我的故事就在這裡完結了。

但立花慎之介和日野聰的故事,還有很長很長的時光繼續下去。

-END-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5)